打印本文 打印本文  关闭窗口 关闭窗口  
老实者说
作者:朱九澄  文章来源:廊桥网  点击数3633  更新时间:2005/4/21 12:52:21  文章录入:还傻  责任编辑:还傻

生活中常有关于“老实人”的种种话题,这些话题所能引出的一种神气活现、眉飞色舞、唾沫横飞的现场效果,可谓是中国市井上的一道人文景观。
    其实,哪个人原本不都是“老实人”呢?只是有些人先人一步退出了这个行列而已。已经退出这个行列的人,仿佛得到了进化一般,与“老实人”就有如两个物种了。人之初性本善,一个“本”字道出了人性问题的实质性,“本”是相对于后来之异化而言的。善之难以善始善终,大概就是柏杨所谓的“酱缸”所起的作用了。
    要说老实,中国传统的农民是最老实不过了,那是我见得最多的;出身于这些农家而有幸外出镀了一层金的“新生代”,自然最是面临着“酱缸”的考验了,那也是我见得最多的。我常常想,泱泱文明古国里成色最纯的一拨老实人的进化过程,简直可以制成人性标本了,只是这事应该由人性生物学家来完成,我最多只不过是一个人性观察家罢了。
    乡间民风之淳朴,在于人心与人心的交流的良性循环,其间陈陈相因的氛围,有如陈酿,令人陶醉,令回味无穷。跳出这种氛围的农门新生代张三李四,在外面经了一些风雨,见了一些世面,脑筋活络了,舌头流利了,眼珠子也能转得滴溜溜的了,脸上的表情也丰富起来了,原来的一副憨厚相蛇蜕皮一般不知蜕到哪儿去了,不消说,他脑子里的价值标准已经发生了大变,使君已非昔日吴下阿蒙矣。客观地说,他在这当中也是付出了一些学费的,他一定没少吃“老实”的亏。与生俱来的原生性,加上传统家教的塑造和淳朴民风的濡染所形成的善良老实,使他在那人心不古个个逞强甚至于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“外面世界”里,依然是那样小羊不知狼之为狼一般地不知设防,渐渐地,人情世故上捉襟见肘的尴尬多了,受人有意无意伤害多了,他感到了某种窝囊,在一回回的委屈、苦恼和愤怒中,他发现了自己的“先天不足”,他终于自己闹起“革命”来了。
    培根所谓知识就是力量,一直被人们奉为至理,但是知识就是力量是相对的,一个人受到特定知识和特定精神的武装后,他当然要以全新的眼光去审视旧有的一切,对旧有的一切重新作出价值判断了。这本是很正常的事,可是问题也常常出在这“否定之否定”中,因为任何人都不是先知先觉,某种特定的“理解”,对自己难免不是一种误导,关键在于这种“理解”究竟是怎样的理解。
    “老实”之于人,到底是怎样的一种货色?这也就要看你是怎样去认识和理解它了。那些身上有着“老实巴交之血统”而又外出镀了一层金的张三李四,因为一次次地因老实而吃亏,终于看清了“老实”有碍自己生存发展的“反动性”,因而就无情地对这“反动的老实”实行了“无产阶级专政”,结果就有人矫枉过正,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去了。不过我所见更多的则是属于“蛤蟆学狗坐”一般的不伦不类和不彻底。张三李四基于一种“自我觉醒”,便常常跟哥们觥筹交错来,招摇过市去,还煞有介事地两指夹一支烟,口上一句一个“他妈的”,一会儿对王二说三道四,一会儿又拿陈五叽里呱啦……,可是由于张三李四身上“老实”质地之深,一时难以连根带本一齐拔除,他的种种表现就不免尚欠火候,总有点画虎不成反类犬的味道。
    与生俱来的善良老实诸性,在人的一生中,是否到了一定的时候就要加以否定与剿灭?实际上每个人都以自己具体的人生在回答着这个问题,善者,恶者,不善不恶者,形形色色的人都以各自的方式完成一份答案。芸芸众生中一生未受污染而“善始善终”的,自然大有人在,身在江湖随波逐流而终于“乏善可陈”的,也比比皆是,那么,对人间善恶美丑和世态炎凉早已洞烛于心,而又能够外拂红尘内护灵魂、坚决拒绝人性之异化的,这种人会是谁呢?微斯人矣,吾谁与归?(2002年10月,于罗阳)

进入论坛参与评论:http://www.langqiao.net/BOBBS/dispbbs.asp?boardid=79&id=6684

打印本文 打印本文  关闭窗口 关闭窗口